我要健康 MY HEALTH : Xtra October 2018 - Page 4

Xtra #有医思 Interviewed by Shing Text by Mink 世界首个试管婴儿 LOUISE BROWN 道德争论的中心 不孕家庭的希望 《我 2 要健康》针对IVF技术在这 40年内所带来的影响及重要 性,采访了1978年曾与试管婴儿技 术的创立人Robert G. Edwards 及 Patrick Steptoe合作,成功辅助诞 生第一例体外受精婴儿的医生 —— Prof. Simon Fishel。 管婴儿技术(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 射,ICSI)针对男性不育,解决了精子 问题;三代试管婴儿技术(胚胎植入前 遗传学检测,PGS/PGD)是在一代、 二代基础上真正实现了胚胎的择优选 择,可以筛选出一个没有染色体疾病 和遗传病的胚胎进行植入。 孩子是“上帝的礼物” 修改人类的基因 Prof. Simon Fishel 表示,当 初IVF技术面市时也遭受了很多评击 及激烈的反对。在西方文化和宗教环 境中,孩子是“上帝的礼物”,孕育 孩子也是一种夫妻性的自然过程。但 是,IVF却要绕过夫妻的性爱和自然 生殖的过程,这引起宗教人士和社会 的反对。而公众和社会又担心,体外 受精和胚胎移植会创造出畸形人或 “科学怪物”,甚至说,那些孩子 (试管婴儿)不会正常发育的。 “我们现在处于人类革命的阶 段,我们可以修改人类的基因。目 前,我们到了一个阶段——如果我们 知道一个胚胎遗传了双亲的疾病,比 如说我们知道这个卵子拥有“地中海 贫血症”(Thalassemia)的基因,在 过去来说我们不会选择这个卵子。但 是,若能够修复这个基因,那么我们 就不会浪费这个胚胎。在未来五年内 来证明这项技术的安全性,但是这不 是问题,问题是这技术如何能够帮助 到整个社会。” Prof. Simon Fishel 认为这是人类的一项突破。 IVF 40年突破社会认知限制 “但是,现在的科技已经突破了 社会障碍。科技已经超越人类认知 的限制,改变了全世界。我觉得IVF 项目最引人入胜的是,我们重新界定 “家庭生活”的定义。我们让无法怀 孕的人成功有了自己的下一代,无 论是单身女性,或者同性家庭,IVF 让社会任何想要怀孕的人成功完 成梦想,打破社会道德框架下的攀 篱。”Prof. Simon Fishel 说明。 40年历经3代IVF技术 Prof. Simon Fishel 分析,40 年来,试管婴儿技术历经3次变革: 一代试管婴儿技术(IVF-ET)针对女 性不孕,解决了卵子问题;二代试 1978 创世纪: IVF界两 医学结合人工智能 Prof. Simon Fishel 表示,目 前科学家正在将医学科技融入AI的技 术,“打个比方说,我们现在知道有 35%的胚胎会成为宝宝,而65%的胚 胎将会在自然怀孕中因不知名原因而 无法孕育为胎儿,因此我们会是用科 技、多种知识或者AI人工智能来提高 胚胎孕育成宝宝的几率;另外一个较 小型AI的科技计划是,我们通过收集 大量关于夫妻的信息来精准了解及预 测到人类的状况,继而通过技术给予 个人化的治疗方案,AI的技术能会让 我们达到目标,而且是目前所着重的 项目之一。” 年7月25日,世界上第一个试 管婴儿Louise Brown在英国 诞生,打破辅助生殖领域的空白。40年后的今 天,Louise Brown 生活健康快乐,已经当了妈 妈。她位于“试管婴儿”道德争议的中心,同时也 是世界上数百万不孕不育家庭的希望灯塔。 40年来,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人数增长 速度远远超过预期,约占世界总人口的0.1%。根 据知名医学杂志数据显示,到2100年,借助体外 受精技术 (In Vitro Fertilisation, IVF)诞生的人 数可能将达到全球总人口的3.5%——约4亿人。但 Prof. Simon Fishel • 世界首个试管婴儿的医疗团队成员之一 • CARE Fertility创始人、总裁及负责人 是这项技术在诞生之时却是饱受争议,被人认为是 违背伦理道德之举;而且由于早期的技术,所以试 管婴儿不仅花费昂贵而且成功率较低,这也造成了 很多人对这项技术的不认可。 然而至今大众对试管婴儿的态度已经有了很 大的转变,包括截止到2013年全球已有大约500 万试管婴儿出生,证明体外受精技术已经成为不育 治疗的“主流选择”。再来,试管婴儿技术的创立 Robert G.Edwards在2010年获得诺贝尔生理 学或医学奖。 Louise Brown: 世界上第一 个试管婴儿今年已经40岁了, 可谓数百万不孕不育家庭的希 望灯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