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健康 MY HEALTH January/February 2021 - Page 16

16

老年学

SENIOR
JAN / FEB , 2021 | 我要健康
Text by Yan Hao myhealth @ revonmedia . com
Photos 受访者提供

安宁疗护 Palliative Care

通往生命临终的阶梯

当生命即将抵达终点站 , 我们是否能坦然放下 , 安乐迎接生命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
安宁疗护不是一个消极等死的终点服务 , 而是一个 ‘ 积极面对死亡 , 看见生命真相 ’ 的 中途休息站 。
—— 拿汀李姐䭲
拿汀李姐䭲 Datin Lee Jye Chyi
富贵山庄首席行销培训营运长
着马来西亚逐

随 步进入老龄化 社会 , 如何让老人晚 年过得幸福安康 , 特 别是临终时没有痛 苦 , 已成为一个社会 问题 。 在近十年来 , 富贵集团除了提供殡 葬服务之外 , 也全面 开发和参与推广生命 教育 、 生死学教育 、 身心灵辅导等方面的 社教工作 。

一般人想到 “ 安 宁疗护 ”, 多半有负面 的印象 , 好像都是奄 奄一息的末期病人的 集中营 。 富贵集团首席 行销培训营运长 —— 拿 汀李姐䭲表示 ,“ 安 宁疗护不是一个消极等 死的终点服务 , 而是一 个 ‘ 积极面对死亡 , 看 见生命真相 ’ 的中途休 息站 。 ”
病患家属 全人照顾
安宁疗护强调的是四全照顾 , 即 所谓全人 、 全家 、 全程 、 全队照顾 , 服 务的目的是为末期病患及家属提供专业 团队服务 , 经由完整的身 、 心 、 灵之关 怀与医疗 , 辅导病患及家属接受临终事 实 , 陪伴病患温暖地承接生命离去的哀 伤 , 安详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 协助家属 面对病患死亡 , 达到生死两相安 , 生命 无悔也无憾 。
“ 安宁疗护照顾计划是由整个团队 ( 含病患与家属 ) 共同决定 , 以达到庄 严死亡 , 同时也尊重临终者权利 , 减轻 或消除末期病患身体疼痛或不适症状或 心理压力 , 达到末期良好生活品质及尊 严 。 通过安宁疗护 , 可以让每个人面对 有限的时光 , 转而积极的活着 , 让生命 发光发热到最后一刻 。 ” 拿汀补充 。
执意治疗 无谓痛苦
对于生命临终的真谛 , 拿汀给出自 己的看法 ,“ 其实生命临终就是这样一 个过程 : 当一切都已经变得确定 , 不论
病人可能有着怎样的疾病过程 , 他的病情 都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 。 从这一时刻起 , 就是一场向着死亡前进的过程 。
拿汀接着说 :“ 但在很多人看来 , 临 终关怀一方面是妨碍儿女尽孝道 , 另一方 面又无异于是放弃治疗 , 宣判病人死刑 , 在感情上很难接受 。 实际上 , 执意的治疗 只会给那个已病入膏肓的末期病患添加更 多无谓的痛苦 。 不仅仅是肉体上的 , 更是 心理上的煎熬 。 ”
“ 这种情况太常见了 , 很多家庭就算 是倾家荡产 , 都会让病患延续那屈指可数 的时日 , 而非让他们享受最后的人生 。 但 家属是否有问过病患的真正意愿 ? 他们真 的希望继续接受治疗 , 继续承受肉体与心 灵上所带来的痛苦吗 ?”
临终生命 发光发热
拿汀语重心长强调 , 对于部分临终患 者来说 , 目前的医疗手段远不能使其病程 出现逆转 。 或许对他们来说 , 最根本的问 题是如何减轻身体和精神的痛苦 , 保证其 生活质量 , 让他们能在生命余生的光辉活 出尊严 。
“ 临终关怀是指对那些毫无康复希 望的临终患者通过运用各种医疗护理手段 最大限度地减轻心理和躯体上的痛苦 , 使 他们在有生的日子里过得更舒服和更有意 义 , 帮助他们在人生旅程的最后阶段安详 地离开人间 , 并帮助患者的家属尽快适应 将要失去亲人这一事实 , 减少痛苦和压力 的医疗措施 。 ”
认知缺乏 资源有限
根据 HOSPIS MALAYSIA 的调查 , 大约 有 90 % 马来西亚人没听过安宁疗护 。 基于 资源缺乏 , 有限的医院设备和医护人员 都远远无法满足安宁疗护的需求 , 造成 大马人普遍上对安宁疗护的认识和认知 均不深入 。
拿汀说道 :“ 如果家里没有成员需要 这方面的照料 , 普遍就对安宁疗护没有认 识 。 另一方面 , 马来西亚在这方面的资源 也严重缺乏 , 不论是医院设备 、 医护人员 也都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 致使很多末期 病人和家属需要自行学习或寻找有限的资 源 。 ”—
▲ 生命教育 : 生命教育为 21 世纪极为重要的心灵课程 , 富贵集团以此作为未来导向 , 联同《爱长在生命教育联盟》与新纪元大学学院展开 “ 生命教育学堂系列 讲座 ” 以及 “ 生命咖啡馆系列讲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