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健康 MY HEALTH December 2020 - Page 10

10

热话题

HEALTH ISSUE : BARRIER-FREE
DEC , 2020 | 我要健康
Text by Shing shing @ revonmedia . com
Photos & Video Nellie

你和我

在黑暗中对话

陈锦辉
Stevens Chan 马来西亚黑暗中对话 体验馆创办人 Founder of Dialogue In the Dark
你是否想象过失去视力的生活 , 是怎么样的 ?
但凡为难视障人士的人 , 请你先来 体验馆 , 我们在黑暗中进行对话吧 !
—— 陈锦辉
暗中对话体验馆中模拟失明人士的

黑 处境 , 参与者在视障导赏员的带领 下 , 利用视觉以外的感官 , 如听觉 、 触 觉 、 嗅觉等等来完成各种情景和任务的 体验 。

陈锦辉是马来西亚黑暗中对话体验 馆创办人 , 在 2007 年时因为眼疾而失去 了视力 。《我要健康 MY HEALTH 》编辑团 队到位于吉隆坡 The Weld 的马来西亚黑 暗中对话体验馆和陈锦辉进行采访 。
提高防盲醒觉
陈锦辉于 2009 年创立了马来西亚青 光眼协会 SOSM , 他说 :“ 眼睛疾病无影 无踪 。 为了让更多人对青光眼及其他眼 疾有所醒觉 , 我们时常举办免费筛查等 活动 。 ” 但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 陈锦辉 也察觉到民众对于 “ 保护视力 ”“ 关心 眼睛健康 ” 的劝告总是左耳进右耳出 , 效果甚微 。
后来陈锦辉辗转接触到德国黑 暗中对话体验馆 Dialogue In the Dark ( DID ), 更千辛万苦把在它带 进来马来西亚 , 成为东南亚第三家 体验馆 。 据陈锦辉介绍 , DID 始于德 国 , 并以连锁的方式遍布全球的社会 企业 , 目前在全世界约有 24 家 。
利润回馈社会
DID 是受政府承认的社会企业 。 “ 简 单来说 , 我们不是 NGO , 我们是私人有限 公司 Sdn . Bhd ., 但赚到的钱 , 扣除开支 后 , 都用于回馈社会 , 包括帮助视障人 士 , 给他们提供培训等等 。 ”
陈锦辉也有给视障人士提供训 练 。 “ 体验馆能聘请的人数有限 , 等待 着工作机会的残障人士还有很多很多 。 要给机会他们独立 , 当然残障人士也有 自己的责任 , 当机会来临时 , 自己也要 珍惜和把握机会 。 ”
苦撑对话平台
经营 DID 并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 , 然而这样一个平台却具有更深层的意 义 。 “ 视障导赏员通过在黑暗中带队 , 增加自信心 , 也学习与人交流 。 从小 朋友 、 成年人 、 外国人 、 大老板 、 政府 人员等等 , 与各种领域的人接触 , 进行 ‘ 对话 ’, 拉近彼此的距离 。 或许有企 业老板在经历黑暗对话之后 , 意识到公 司可能可以考虑聘请视障人士呢 ?”
陈锦辉在争取盲人的权益方面也做 了很多努力 。 他感叹道 , 自己和太太多 么辛苦都要坚守黑暗中对话这个平台 , 平常人只有来到体验馆 , 才能短暂的体 会失去视觉的感受 。 “ 但凡为难视障人 士的人 , 请你先来体验馆 , 我们在黑暗 中进行对话吧 !”
健全的人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看不 见 。 然而 , 人总有一天会老 , 可能面对
腿部不方便 、 眼睛看不 清 、 失智等等 , 所以陈 锦辉提醒道 , 别以为残 疾会一直都和自己没有 关系 。
总会面对挑战
问道陈锦辉这一 路面对最大的挑战是什 么 ? 他无奈笑问 :“ 你 说呢 ?” 首先黑暗中对 话体验缺乏吸引力 , 尤 其是年轻一代 , 为什么 要花钱去体验黑暗 ? 然 而只有体验过后才能感 受到那份冲击 。
“ 再来 , DID 的 收入来源主要是售卖 体验馆门票以及给企
突破心魔 : 走入一个未知的空间 , 还什么都看不见 , 需要一点勇气突破心里的障碍 。